新闻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

新闻资讯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思一生光阴,却终难逃最后的灰飞烟灭

2017-06-10 16:25

光阴里颠簸,越来越有了岁月的味道。
 
 
有霜色拢上了青丝,更开始喜欢清寂的况味。
 
 
害怕用一个字,“老”,突然觉得我怎么也世故。
 
可转念一想,有些东西已是必然,躲不过又何须躲。
 
 
就如老,它是一个必经的状态。
 
 
既然是一种态,那就让它先成为一个形容词。或许这样还可以制造一种假象,他可以离我远一点,哪怕只是一点,也可以骗骗自己。这是一种善意的谎言,只与自己奔波。
 
 
老,继而该是一个名词了,做了名词,就更进一步了。此时,它染了光阴的色泽。既然沾染了它,心境就和他年有了区别。它是一种染了历练的沉静,它可以收纳一些锐气,少了蓬勃,多了静谧。人到中年,不止动作,就连举止也可以看出来。那些内敛睿智是年少绝对不会有的。老气横秋秋秋,成了秋色,少了灼,多了热。如秋阳,是慵懒,也是舒适。若说它做形容词的时候是早秋,此刻就该是晚秋,是艳阳高照的静美。
 
 
老,还会做一个动词。老做动词就该是真正意义上的老了。老成枯树,老成冰河,老成清梦里的追忆。老成深秋的烟火。大漠,孤烟,长河,落日。风华向晚,却有层层叠叠的不甘。可不甘又能怎样,除了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无奈只剩一声长叹。
 
 
老,曾与多少光阴追逐,终是败下阵来。原来,谁也争不过光阴。
 
既然是必然,就别让最后以惨烈告终,老成朽,老成枯,是多么可怕的事情。即便老,也不想惨不忍睹。老就老成一株荷,凛冽,决绝。用风骨与光阴抗衡。我可以败,却以荣华谢幕。
 
站成傲骨里的决然。风韵不减当年。
 
老,老成一帧帧别样的风景。着红着起光阴的清孤。老是另一种风姿,是另一种景致。
 
老,是光阴无法抵达岁月的侵袭。却可以再岁月的碾压里以不屈的姿态挺直脊梁傲世光阴。
 
 
那些年少,那些痴狂都被岁月泯灭。剩下的终是不得已的萎靡。
 
 
老成钟,静态。
 
 
落坐烟火,沉寂。
 
 
思一生光阴,却终难逃最后的灰飞烟灭。
 
 
那些喟叹落成一指沧桑。
 
 
 
一盏茶读月色,也读年华。
 
 
与光阴揪扯,最后成了一个人的静默。
 
 
老,开始吞噬夜的苍穹和自己。
 
 
 
 
 

上一篇:夜风安抚不了相思浓稠
下一篇:惊蛰后,春就会霸道的侵袭光阴